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免费料大全 > 奥库 >

第二十章:加蓬国树奥库梅

归档日期:05-25       文本归类:奥库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对西非国家加蓬的认识,最早起始于一张邮票。有位朋友从那里回来,赠送我几张印制精美的当地邮票。其中一张足有四平方寸大,金黄的底色上套印着一片青翠的树木。票面设计考究,色彩对比鲜明,惹人喜爱。朋友解释说,这张邮票的制作,用的不是普通纸,而是加蓬特产的树皮纸。我仔细一看,发现纸质果然不同一般,木质的纤维纹理仍依稀可辨。朋友又进一步解释说,这也不是一般的树皮纸,而是用加蓬特有的奥库梅树的树皮制做的,隐含有清香气味。我用鼻子一闻,果然如此。因此,我对这张邮票倍加珍惜,对遥远的加蓬也算有了一点认识。

  加蓬是非洲、也是世界上有名的森林之国。待我飞临其境时,亲身体验到这绝非虚传。从飞机的舷窗俯视,只见一片苍茫的绿色,无边无际。原来,加蓬面积26·7万平方公里,人口117万,而森林面积2270万公顷,占国土总面积的百分之八十五。加蓬的森林百分之四十以上仍处在原始状态,原木储量约三亿立方米,是世界上人均拥有森林面积最多的国家。加蓬位于赤道雨林地带,树种繁多,估计有近四千种,其中不少是世所罕见的珍奇之品。其中,最受加蓬人珍视的是奥库梅树。这种树在中非各国皆有种植,但加蓬的数量最大,木材蓄积量为一亿立方米,原木产量居世界第一位。另外,加蓬人认为,这种树高大伟岸,具有王者风范;这种树既坚韧又轻软,刚柔相济,具有王者气质。因此,他们将这种树尊为国树。

  初识奥库梅是在我们下榻的宾馆。宾馆位于加蓬首都利伯维尔的海滨大道之侧。宾馆面临大西洋的万顷波涛,背依赤道上的热带林木,风光秀丽如画。一进入大堂,我发现这座宾馆就叫奥库梅。据负责接待我们的加蓬通讯社的朋友说,这是加蓬最好的一家宾馆,因而以国树奥库梅命名。随后,他带我来到宾馆前的小广场,只见那里放着六个高约一米、直径七八十公分的大树墩。他告诉我,这些树墩是从百年老龄的奥库梅树上锯下来的,是这家五星级宾馆的特有标志。同时,他还告诉我,宾馆房间里的一切,从桌椅、床榻到墙裙、天花板,大厅里展示的所有木雕作品,从小巧玲珑的动物玩具到巍然耸立的人物雕像,都是用奥库梅木头制做的。这个宾馆可以说是一个道地的奥库梅的世界。

  为使我们领略奥库梅的丰采,加蓬通讯社社长特别陪同去林地参观。汽车驶离利伯维尔不到半小时,只见一片茂密的树木出现在面前。据社长介绍,这里原来是一片原始森林。19世纪中期,法国入侵并占领加蓬。奥库梅树和其他树木同加蓬人民一样,遭受一场空前劫难。这里的原始奥库梅树都被砍伐净尽。眼前的这片奥库梅树,是后来栽种的,树龄一般不到五十年。奥库梅树是一种乔木,大多五、六十米高,三四个人张开手臂才能合抱。笔直的树干冲天而立,枝桠不多,呈乳白色,好似涂着一层淡淡的早霜。树叶卵形、对生,墨绿油锃亮,好像随时要淌油似的。社长说,奥库梅树无论叶片还是枝桠含油量都很高,有砍一刀就满树流油之说。他这样说着,就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在一棵树上扎了一下。果然,小刀刚刚拔出来,从刀口处就淌出一汪浓浓的白色的粘液,像松香一样散发着浓烈的芳香。正因为含油量高,即使刚折下的枝叶,用火一点就燃烧。说着,他从树上折下一个挂满叶片的枝桠,打火机一开,果然就熊熊燃烧起来。火一边烧,枝叶间一边淌出橙黄透明的油脂。火越大,淌出的油脂越多;淌出的油脂越多,火势就越旺。

  看着越烧越旺的火苗,一位伐木工人告诉给我们,在加蓬,对奥库梅最着迷的是居住在林区的一些较小部族的人群。其中,最典型的是过着原始生活的俾格米人。这些素有森林之子称谓的世界上最矮小的人种,历来笃信自然拜物教。每当有人生病或举行宗教仪式,他们就在夜晚燃起奥库梅枝叶,围着熊熊燃烧的火光唱歌跳舞,一直闹腾到天明。他们认为,奥库梅枝叶生出的火光和释放出的香气,可以驱邪避灾,既能祛除肉体上的疾患,也能赶走精神上的恶魔,把人纯洁的灵魂送进天国。俾格米人这种信仰和习俗,给奥库梅树平添了一些神秘色彩。

  离开奥库梅林区,我们来到一个出口木材的码头。大西洋岸畔,一架架高大的吊车正在把一根根粗一米多、长三十多米的奥库梅原木装船。码头的负责人告诉我们,加蓬每年出口原木约240万立方米,主要来自奥库梅树。以奥库梅为代表的林木生产,同以石油开发为代表的矿业生产,是加蓬的两大经济支柱。现在,加蓬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已达到4800美元,位居非洲国家前列,成为世界上的中等收入国家。奥库梅树为加蓬的发展和富足贡献巨大,被称为绿色的金库。

  从加蓬进口奥库梅原木最多的是亚洲国家,主要是日本和中国。这种木材既坚硬又轻便,不易变形,最适宜制做胶合板和家具。这种木材类似我国出产的樟木,散发出浓郁的香味,有防止虫蛀的功效。码头负责人说,去年,加蓬砍伐了几棵直径达五米的奥库梅树,估计树龄至少有五百年。但是,这样古老的树木,竟没有一点空朽的迹象。加蓬人将这些树木视为神木。原材启运的时候,装卸工人们都双膝跪在地上为其送行。

  奥库梅树不但给加蓬带来巨大经济利益,还给加蓬人带来巨大的精神力量。加蓬的国旗是绿、黄、蓝三色。黄色象征阳光,蓝色代表海洋,而居于三色之首的绿色则象征以奥库梅为代表的森林。在加蓬的国徽上,上部中心的突出位置,有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也是奥库梅。树冠下方飘着一条白色的饰带,上面用黑色的拉丁文写着团结使我们进步。加蓬的朋友就此解释说,国旗上的绿色,国徽上的奥库梅树,既是国家资源丰富、国民强盛的标志,也是蓬勃向上的民族精神的张扬。

  奥库梅不但是加蓬民族精神的象征,还进入加蓬的政治生活。现在,加蓬最大的反对党叫民族复兴运动(伐木派)。这个自称为穷人党的伐木派究竟同真正意义上的伐木有什么关系不得而知。但是,伐木是加蓬人民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伐木是一件受人尊崇的工作。这个政党以伐木名之,显然是有争取人心之意。更能说明这一问题的也许是加蓬总统奥马尔·邦戈说过的一段话。邦戈在谈到他的成长时把自己比喻为一棵树,一棵奥库梅树。他说:我差不多是像奥库梅那样长大的。起初,我悄然把自己的根深深扎入非洲土壤的最底层。然后,像奥库梅那样为追求阳光的哺育而奋发向上。他认为:这个比喻也许过于简单,但是,简单的东西也就是普遍存在的东西。

  邦戈总统这番话是说他自己,但是,我觉得,用来描述加蓬独立以来的变化和发展也未尝不可。加蓬是棵大树,是棵奥库梅。它巍巍挺立在非洲大地上,在任何风雨面前不低头、不弯腰。它朝着光辉灿烂的太阳,永远向上,向上。

本文链接:http://ciao-cafe.net/aoku/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