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免费料大全 > 奥里恩 >

1980年:法拉奇对话

归档日期:05-25       文本归类:奥里恩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问(法拉奇,以下同):邓先生,您最近说过,中国正处于一个转折点,称得上是第二次革命;事实上,今天来到北京的访客,都切实的感觉到情况要变了,人们的衣着不那么单调了,标语再没有贴出来了,的像悬挂得很少,连紫禁城门上的那一幅,我总共才看到三幅,这几幅毛像还会继续挂下去吗?答(,以下同):会的,肯定会永远挂在那里,你知道啦,过去在公众地方,毛主席的像挂的太多了;挂得这么多,一看来反不够庄重,所以我们把它们除下来。不过请你听着,毛主席犯了错误,这是真的;但是,他也是中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始创人之一。要评价他的功过,我们认为他的过失是次要的;这是说,他对中国革命的贡献不能够抹杀,而中国人民将永远怀念他。

  问:对了,大家都知道,现在把所有的过失都归咎于,但是这符合历史真相吗?我们一提到,就有人告诉我,许多中国人都竖起五个手指同时愤怒地回答说:“对!对!不过四个人!”

  答:(他笑着)那我更有必要讲清楚毛主席的错误,和、所犯下的罪行,在性质上的分别。我得提醒你,毛主席几乎把一生献给中国,并且在最危急的时候挽救了党和革命。换句话说,他作出很大的贡献,没有他,中国要花更长的时间在黑暗中摸索道路;我们下要忘记,是毛主席将马克思列宁毛义的原则和中国的实际情况结合越来的,毛主席不仅把这些原则开创性地应用到政治方面,而且还应用到哲学、艺术、文学、军事方面;是的,直到六十年代,说得准确一点,在五十年代后期之前,毛主席的某些原则十分正确,通过他这许多原则,我们得到胜利。然而,不幸得很,他在晚年犯了错误、特别是时所犯的错误,给党、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很大的灾难。

  问:邓先生,让我弄清楚一点,您提到毛主席的原则,您是指为世所知的“思想”吗?

  答:是的,你知道啦,远在革命战争年代,党还设在延安的时候,我们就把的想法和原则综合起来,叫它做“思想”,我们,便把它当为党的指导思想;不过,思想当然不是由一个人独创出来的,尽管大部份的观念是他的,但是其他的革命元老亦为这个思想的形成和发展尽过力,只提几个名字吧:例如周恩来、和朱德。

  答:我不提自己,但是,我自然也出过一份力量,否则,我怎能算是老干部、老革命家呢!(他笑了)不过,回到我刚才所说的,毛主席晚年违背了他自己所定下的好原则,不健康的思想开始反映在他的行动和工作态度上,最不健康的思想便是他的极左倾向;唔,或许是胜利冲昏了头脑吧,或者是他跟现实脱了节;你知道啦,由于他对革命有重大贡献,他在中国人民心中享有崇高的声誉,获得许多的赞美太多了,使他没有把自己多年前定下来的好原则加以制度化例如民主集中制和群众路线这便是他的弱点之一,虽然其他的革命同志,包括我在内,都有责任。家长式的行为开始滋长,而党的生活和国家的生活都不正常了。

  问:对了,邓先生,您既然说有过这些错误,但你认为,这些错误难道是一下子发生的吗?例如不就是个错误吗?

  答:当然,我说过五十年代后期是一切错误的开端,指的便是;可是,单独埋怨毛主席,也不能算公允,我们这班老干部在其中也犯了不少错误,例如做事违背现实规律,以为加速了经济发展,实际上所用的方法完全漠视经济规律,不错,毛主席应该负主要责任,但是他又确是第一个明白错误、提议修改的人,而到了由于某些不利因素而不能彻底改正时,他作了自我批评,这是一九六二年的事。可是,我们又不能从中汲取教训,他着手发动了。

  答:防止资本主义在中国复辟,是的,这是当时的用意,毛主席的用意。我的意思是说,不同于日后的那些用意。不过纵然有个好目的,关键在于这个用意,是从对中国实际情况判断错误而推论出来的,因此毛主席又错了;在选择攻击对象时他错了,他说对象应该是党内的走资派,因此,一大批革命元老受到攻击,波及所有阶层的干部。不只是在革命工作上有过彪炳战绩的人受到攻击,连那些具有丰富行政经验的人也不能幸免,其中包括,很快就受到拘禁和开除党籍。结果最少有十分之一的干部给杀害了。毛主席在去世前一两年承认这个事实,他承认文革有两件事是错了:一是文革最少使十分之一的干部遭到杀害,一是文革导致了一次全面内战。

  答:还能说不是吗?人民分裂成两派,互相杀戮,又因为老干部给打倒了,那些自称“造反派”的人便更形猖獗,像和那一伙。啊,许多人在那场战斗中死了。

  答:很难估计,因为有种种不同的死因,况且中国又那样大。不过,请听着,这么多的人死去,就算不计当时发生的其他悲剧,单是死亡人数就足以说明文革的错误。现在回到你开头所提出的问题,以及我的区分,我可总结地说,毛主席的过错是政治性的过错,这样讲并不减低他所犯过失的严重性,更不能说是为这些错误有所辩护;可是,讲到政治过错是一回事,讲到或者的罪行却是另外一回事。是的,毛主席的确纵容了和,他们利用他的政治过错来篡夺权力,不过

  问:这里有个要点,邓先生!事实上我明白您们新中国领导人现在的窘境,重塑或者消除的神话,但又不能完全消灭它,要抛弃它却又要尽可能的抛得少些。换句话说:您们的窘境在于要定出可接受的过去和要否定的过去。不过,除非您们重写历史,烧毁所有图书馆,不然,您们怎么办呢?毛的妻子不是之首吗?毛本人不是选定做继承人吗?他不是培植他作为他王位的继承人吗?那我又要请问一句,你说这是不是又是一个“错误”?

  答:我说是错误,而且,和其他错误算在一起,唔,那更是错误。领袖选定继承人是封建的做法。不过,你也应当考虑到民主集中制已经不存在了,我们完全失去了防止这类事情发生的制度。

  问:总的来说,中国下次大会,就不会像苏联二十届大会那样收场;不会像赫鲁晓夫打倒斯大林那样,对不对?

  答:你说得没有错,我们一定会把毛主席一生的功过评得恰如其份,我们一定会肯定他的功劳,并指出他的功劳是主,虽承认他有过失,但那是次。公开对他评价时,我们会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不过,我们一定会坚持思想,这是他一生的正确部份。坚持思想不光是把他的肖像挂在广场,而是为了纪念领导我们取得胜利和创造国家的人,这绝不是渺小的事情;为此,中国人民永远拥戴他,以思想为无价之宝。你一定这样记下来:我们不会像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次大会对待斯大林那样来对待。

本文链接:http://ciao-cafe.net/aolien/106.html